彩票开奖查询4月27日

從自覺行動到理論自信——六年來“一帶一路”研究的回顧與展望

作者:張姚俊(北京外國語大學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研究所研究員,北京對外文化交流研究基地研究員);本文是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系統規劃與設計‘一帶一路’連通性研究”)的階段性成果

今年是“一帶一路”倡議6周年。六年來,“一帶一路”聯合建設在中國與世界的良性互動中穩步推進,成為國內外學術研究的熱點。梳理總結六年來“一帶一路”相關研究的成果和經驗,探索“一帶一路”共建熱實踐背后的理論內涵,將有助于推動“一帶一路”共建在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中走向高質量發展。

豐碩成果:為建設“一帶一路”提供理論支持

研究規模持續增長。“一帶一路”智庫合作聯盟和“一帶一路”國際智庫合作委員會相繼成立。他們取得了一批有價值的學術成就。通過對現狀的深入分析、實踐對策的探索和理論研究,有效促進了“一帶一路”研究成果生產和流動價值鏈的不斷延伸。截至2019年9月底,從中國知識資源目錄(CNKI)“一帶一路”檢索到的關鍵詞數量為56313個,“一帶一路”檢索到的關鍵詞數量為45167個。根據主題文獻,自2014年以來發表的文章數量逐漸增加,2015年呈現爆炸性增長,然后逐年穩步增加。從研究課題和領域來看,社會科學文獻占90%以上,主要集中在經濟、管理和國際關系領域。“一帶一路”加快了與外國的學術交流。在“邀請”外國智庫專家的同時,中國學者與國際同行交流的能力不斷增強,相關研究的國際影響力進一步擴大。以中國社會科學院為例,對外交流與合作現已擴展到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與200多個外國研究機構、高等院校、基金會和政府部門建立了交流。參與“一帶一路”研究的主要國家和地區已從美國、日本、歐盟、俄羅斯和澳大利亞等發達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迅速擴大到東南亞、南亞、中東、非洲和拉丁美洲等發展中國家和地區。“一帶一路”研究展示了文化自信和自覺行動,推動了中國文化軟實力和國際話語權的進一步提升,成為中國參與國際事務、改善全球治理的重要智力支持。

研究內容穩步擴大。“一帶一路”研究經歷了從介紹到研究、從簡單現象描述到數據分析的發展過程。提取了許多具有科學合理性的新表述和新觀點。科研生產力和學術創新穩步提高,為把握“一帶一路”基本情況奠定了堅實基礎。從2013年到2014年,國際社會對“一帶一路”的看法仍然停留在古代絲綢之路的傳統印象中。大部分相關研究集中在古絲綢之路的歷史文化方面、旅游景觀、“一帶一路”的歷史聯系、現狀描述和意義解釋。從2015年到2016年,各界人士逐漸加深了對“一帶一路”時代內涵的理解互聯互通、“能力合作”、“基礎設施建設”和“文明互學”已成為研究熱點。“一帶一路”作為一項集經濟合作與發展、政治外交與安全、文明交流與相互學習于一體的國際倡議,其特征日益得到承認。2017年和2019年,中國成功舉辦了兩次“一帶一路”國際合作峰會論壇,取得了豐碩成果。相關研究進一步擴大,并開始側重于與人類和平發展有關的重大問題,如"建設全球價值鏈"、"塑造新的經濟全球化"、"提供國際公益"和"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國外學術界已經逐漸從中國發展對世界的戰略影響的角度出發,把重點放在如何建設一個“一帶一路”來實現可持續發展上。他們認為,建設一個“一帶一路”正在積極應對世界問題,并為全球治理注入積極的能量。

研究結果繼續顯示。“一帶一路”研究具有日益增強的自主意識,逐漸確立了研究視野,具有一定的學術意識,并在建設“一帶一路”的實踐中不斷運用理論成果和研究方法發揮指導作用。結合世界發展格局的新調整和新時期中國的新變化,學術界對“一帶一路”時代的特征、發展進程、行動規律、影響因素、總體趨勢等進行了深入研究。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繼續深入思考頂層設計機制、爭端解決機制、合作成本分擔機制、密切相關的全球貿易投資格局、國際政治經濟秩序、新型南南合作等問題。形成了一批既有理論支撐又反映不同領域特點的研究成果,為研究判斷“一帶一路”建設趨勢、推動相關政策實施、化解建設風險和挑戰、凝聚國際社會共識、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提供了堅實的理論支撐。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的發展經驗已經成為“一帶一路”研究的重要組成部分,表明“一帶一路”研究為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提供了有益的理論參考。

短板依然存在:理論供給和實際需求不匹配

盡管對“一帶一路”的研究取得了一些進展,但仍面臨挑戰。總的來說,“一帶一路”理論研究滯后于實踐發展,具有話語影響力的思想成果較少,系統研究成果較少。“一帶一路”實踐的主導力量亟待加強,理論創新的廣度和深度有了很大提高空。為了進一步研究和解決共建“一帶一路”實踐中存在的問題,并在此基礎上提煉規律性因素,升華到理論層面,形成系統理論,進一步推進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具有學術價值和應用價值的“一帶一路”研究體系建設,需要在以下幾個方面努力。

如何平衡政治建議和科學研究之間的關系。目前,一些研究仍是“大而全”,而“國情”或現象表明存在同質化、碎片化、低水平重復等弊端。研究成果缺乏學者的獨特見解,缺乏針對性、前瞻性和特色。應用對策研究很多,但基本成果很少。針對“一帶一路”未來發展趨勢的前瞻性成果很少。理論供給與實際需求之間的不匹配最終會影響成果應用的有效性。相應地,運用馬克思主義的觀點、觀點和方法來指導研究的能力不足,有些研究方法不夠創新,整體視野仍然停留在舊的研究路徑上,沒有提出全面、綜合的理論范式,需要加強研究意識和運用大數據等新工具的能力。

如何平衡學科建設與鄉村研究的關系。國家或區域研究的不平衡仍然突出。對大國的研究相對充足,而對非洲、中歐和東歐等國家的研究相對薄弱,難以適應新時期各國的發展需求。例如,中非合作不斷加強,人文交流方興未艾。然而,中國缺乏對非文化的深入研究和能夠提供政策支持的理論成果。目前,“一帶一路”研究仍分散在許多學科中。其自身的專業屬性仍不清楚,其學科定位需要明確。不同研究領域之間缺乏溝通、交流和整合。它還沒有形成獨特的概念范疇、標準術語和內部邏輯。迫切需要加強和改進其知識體系的完整性、其理論框架的相互聯系以及基于多學科聯合研究的協同作用。

如何平衡中國話語與國際研究的關系。國外一些關于“一帶一路”的研究具有突出的現實思維模式。他們大多從“投入產出”的角度分析“一帶一路”的成就和挑戰,具有明顯的實用主義傾向。一些研究對建設“一帶一路”以促進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現實目標和未來方向有模糊認識。他們仍然需要發揮定向導航的作用,以促進準確對接和有效解決問題。中國“一帶一路”研究的國際影響力和話語權不夠強,在國際社會的話語權也不夠大。“理智不能說,言語不能傳播”的問題還沒有解決。

發展趨勢:促進“一帶一路”研究的進一步理論系統化

為了解決共建過程中的問題和挑戰,“一帶一路”研究需要構建一個對現實問題具有解釋力、對未來發展具有指導作用的理論框架,以實現基于研究內容多樣化的精細深化、基于研究結構碎片化的整合、基于實踐的理論化,以及應對國家重大戰略需求的理論能力和學術水平的不斷提高。因此,在批判借鑒國外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應進一步強化問題意識,堅持目標導向,充分發揮理論指導作用,促進“一帶一路”研究的進一步理論化和系統化。

在總體規劃中,我們將堅持新時期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指導。從中國根本利益與參與國共同利益相結合的戰略高度出發,加強“一帶一路”共建理論研究的科學規劃和總體設計。我們將堅持高點定位,提高理論的指導性、預見性和有效性,增強“一帶一路”研究的文化信心和理論意識。進一步整合“一帶一路”研究機構,統籌協調“一帶一路”研究工作,細化和總結“一帶一路”倡議的時代背景、核心理念、推進路徑、發展勢頭和內在規律,深入研究“一帶一路”與世界經濟再平衡、新全球化、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建立和完善“一帶一路”研究體系。著眼于服務于“一帶一路”建設從實踐發展到理論建設再到指導實踐的螺旋式上升過程,在關注相關研究的現實關懷的基礎上推進理論創新,以大國模式體現全球視野,以前沿意識凸顯時代特征,加強“一帶一路”理論供給,為“一帶一路”創新合作共建提供思路和方案。

在具體問題上,一是著眼于“一帶一路”共建的長期性、全局性、基礎性和根本性問題,注重具有重大理論和實踐意義的問題研究,注重法律的總結提煉、理論的總結推廣,著力揭示“一帶一路”共建發展導向、以人為本、創新導向、開放導向、共享導向、共贏導向和未來導向的深刻內涵。同時,要注意從“一帶一路”實踐中尋找新的經驗和做法,為“一帶一路”的理論研究和創新提供新的增長點。二是著眼于從理論上應對國際社會面臨的重大問題,深入研究和判斷一個世紀前所未有的變化對全球治理體系的重大影響,關注與國際格局趨勢相關的重大前沿熱點問題,從國際視角挖掘能夠引導或規范“一帶一路”理論發展、提高研究質量的問題,推動“一帶一路”研究走向深入和長遠實施。三是立足中國經驗和深入研究,關注有利于構建中國“一帶一路”本土化理論的問題,努力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學術話語和研究范式,引入體現中國風格的研究成果。堅持用漢語解釋人類社會的發展,用國際語言傳播“一帶一路”和中國故事,探索構建中外融合的話語體系,加強對“一帶一路”國際傳播規律的研究。

加強區域和國家研究對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為此,"一帶一路"研究應加強區域和國家視角,了解每個參與國的特殊性,尊重每個伙伴國的差異,以重大實際問題為指導,善于使用當地語言進行實地調查,從國際視角進行更多的比較分析,開展更多的跨境合作研究,努力在了解歷史、政治、經濟、社會、文化、語言的基礎上實現跨領域整合和跨學科綜合分析。 宗教、文學、外交等方面的相關國家和地區以及“一帶一路”與其他區域合作機制的關系。 “一帶一路”建設實踐的長期性、發展過程的復雜性和涉及領域的廣泛性,決定了區域和國家研究應始終著眼于處理歷史與現實的關系,更多地研究歷史與現狀。處理好智庫功能與學術研究的關系,加強學術研究型智庫建設,加快中長期研究型學術成果智庫轉型。要處理好整體與局部的關系,不僅要對“一帶一路”研究有一個宏觀的整體認識,形成一個專門的知識體系,還要進行不同類別的國家、地區和次地區研究,深入把握參與國和地區面臨的各種問題。

在研究方法上,要牢固樹立問題意識,注重建立研究的理論范式、邏輯結構和總體框架,使研究有新的視野、新視角、新的分析框架和新的理論概括。根據“一帶一路”建設涵蓋傳統、新興、前沿、跨學科等廣泛學科的特點,有必要加快建設多學科交叉融合、全方位、立體化的“一帶一路”學術研究體系,重點明確其學科定位、學科內容、研究范式、核心范疇、理論工具、評價體系等。,努力形成概念清晰、理論深刻、邏輯自洽、體系完備的“一帶一路”研究體系,促進內涵式發展。重視“一帶一路”數據的建設和大數據研究方法的應用,重視文獻和數據的積累,建立數據共享聯盟,使數據收集更好地為研究服務。

在行動主體上,推進“一帶一路”建設需要情報先行,加強智庫的支撐和引領作用。為此,應以增強理論供給為動力,著力從思想源頭上提高“一帶一路”智庫學者的理論創新和戰略規劃能力,不斷增強政治敏銳性和學術分析能力,樹立積極為黨和國家整體利益服務的研究意識。圍繞國際社會關注的“一帶一路”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開展前瞻性、針對性和保留性研究,推動“一帶一路”學術研究和理論創新走在時代前沿。加快“一帶一路”學術界建設,充分發揮“一帶一路”國際智庫合作委員會、“一帶一路”智庫合作聯盟、“絲綢之路”國際智庫網絡、“一帶一路”大學戰略聯盟等研究機構的作用。我們將廣泛利用高端學術平臺和合作機制,加大與國外智庫的合作力度,開展一線調查研究和更有針對性、更準確的研究。加強知識生產專業化管理,創新科研組織方法和成果評價方法,培育具有明顯特色和專長的“一帶一路”研究智庫。建議依托高校多學科、多語言、跨文化交流的優勢,將“一帶一路”專業納入高校專業目錄,加強師資隊伍建設,在學科建設、人才培養、課程設置、教材和教學方法等方面加大創新力度。

(2019年12月2日,第16版)

當前:

易百科

推薦:每日輕松一刻神吐槽FUN來了新聞哥

上一篇:新外交智庫建設必須把握四個關鍵點

下一篇:中國扶貧實踐中的主觀原因管理

彩票开奖查询4月27日 浙江11选5 4场进球 十一运夺金 上海快3 福建22选5 东京热影院一道本 长盈宝配资 3d开机号 河南十一选五 聚宏鑫配资 股票涨跌概率 青海11选5 球探体育比分3.0 锦鲤配资 双色球 福建36选7